幸福的手铐

 


幸福的手铐


  


      —— 汉字中的智慧


  


河北承德第一中学  张宝童


 


有时想一想,古人的智慧可谓无处不在,在文字中就得到集中的体现,造字体现了人们沟通思想,团结协作的需要,然而其中闪烁的智慧的火花尤其隽永而诱人,常令我留恋忘返。


文字是沟通的媒体,可古人又把深刻的辨证思维蕴藏其中,在思想的交流中又把智慧潜移默化地传递。一个“幸福”“幸运”的“幸”字,让人倍感这个字的美丽和吉祥,然而当知道甲骨文的“幸”字是一个象形字手铐的形象时,我惊讶得目瞪口呆,带上手铐怎能“幸福”呢?正当我满腹疑惑,一脸茫然时,古文老师微笑地说道:“带上手铐是痛苦的,而脱掉手铐呢?”多么神奇的组合,道尽了“幸”与“不幸”的真谛。是啊,“幸福”的定义应该是在历经痛苦之后的解脱,是饱经沧桑后的通达,这是生活的辨证法,这是人生的大智慧。因此,每当挫折和痛苦前来拜访时,我总是笑着称它为“幸福的手铐”,于是我自信地带着它,从容走过生活的风雨。


生活的智慧根植于一种宁静而朴素的人生态度。这不由让我想起古人对自身透彻的认识,甲骨文的“大”字是一个人分开双腿,两臂平伸的形象,那是一个舒展而自信的动作,仿佛天地间唯我存在,仿佛宇宙里任我逍遥,也许古人还有更深刻的解释:天地为大,但沟通天地的却是人。然而每当我看到“大”时,眼前总是浮现出那个潇洒的形象和昂扬的气度,的确世界的大小需要用我们心灵的标尺去衡量。因此每当我准备自暴自弃的时候,我总是把心中“大”的形象无限放大,顶天立地,充塞天地间,而那个“大”字的原形就是我。以前常听人解释“女”是象形字,是一个女子跪着的姿势,因此这也成为一些人鼓吹女子地位低下古已有之的根据,对此,我一直觉得心里不舒服。直到有一天给学生讲古人的坐姿时,一道闪光划过我长时间困惑不解的脑海:“女”字的跪姿形象在古代不就是坐姿吗?而“男”字的形象应该是在田里劳动的人了,女人在家中料理家务,而男子在田中辛勤耕耘,春种秋收,男耕女织,其乐融融,这才应该是“男”“女”两个字真正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和谐而动人的场面吧!有了男女的结合,就应该有“家”的概念,甲骨文的“家”的形象是一所房子中有一头猪,多么朴素而温馨的家呀,富足到只要有一头小猪,就足以让快乐的心情弥漫在一所称之为“家”的地方,而今天我们置身于金碧辉煌如宫殿的房子,我们的心灵却常常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于是我常常想,其实人的一生何尝不是“回家”的历程,其中有痛苦,有诱惑,有失落,有欣喜,然而历经千难万险追寻的“家”应该是一个精神的小木屋吧。


透过历史的烟云,我把目光久久地定格在那一笔一划或繁或简的文字上,上面记录下古人心路的历程,其间拂动着清新而自然的风,飘洒着灵动而智慧的雨,编织着动人而舒缓的韵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