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像谦恭一样美丽

 


自卑像谦恭一样美丽


河北承德第一中学 张宝童


       去年10月受中央教科所的邀请,我在湖南浏阳召开的一个全国作文教学研讨会上做一个发言。开完会,我匆忙登上了开往长沙的班车,下车后,在宾馆里,我精心地沐浴更衣,从服务员那里打听到一条近路,于是放弃了需要多次换车、浪费许多时间的公交,我穿街过巷,狂奔5里路,去赴一个让我魂牵梦绕的约会,而我心中的“恋人”就是那座千年学府——岳麓书院。那是我心中的一座圣殿,朱熹、王夫之、王阳明、曾国藩、左宗棠、梁启超、魏源、熊希龄、杨昌济、程潜、蔡锷、蔡和森、邓中夏、谢觉哉等一个个伟大的灵魂神圣了这片土地。
  正当我随着人流,脚步匆匆地扑向它怀抱中的时候,道边一座孤零零的小亭静静地走进了我的视线,它掩映在书院前的一片绿荫丛中,前面湘江碧波滚滚,浩荡北去;后面岳麓群峰巍然屹立,红叶似火。小亭孤独地守望着几株苍老的古柏,岁月的风雨雕刻出它满目的班驳,历史的烟云也暗淡了它昔日的异彩流光。那是一座朴实无华的小亭,却有一个令我惊异的名字——自卑亭,在这个崇尚自信,张扬个性的时代,一座小小的“自卑亭”留住了我匆匆的脚步,也留住了我浮躁的心。于是,在层林尽染的岳麓山下,我也用谦逊的砖和真诚的瓦在我轻狂的心中搭建了一个“自卑亭”。自卑亭的亭名源出《中庸》:“君子之道,譬如远行,必自迩;譬如登高,必自卑。”“迩”,近也,“卑”,低矣。意说人的道德修养方法,好比长途跋涉,须从近处开始;好比攀登高峰,须从低处开始。从自卑亭,再向上走200多米就看到了山脚下岳麓书院那古朴的院门,就见到那副家喻户晓的对联:“惟楚有材,于斯为盛”,从中透出的自信,从中洋溢的豪情,让人油然而生追求与超越的力量。徜徉岳麓书院仿佛置身历史的长河,瞻顾伟人的遗迹如同穿越思想的时空。
  千年书院神圣的气息提升着我的平凡的生命,让我感受到生命的短暂,思想的永恒,然而最让我流连忘返的还是书院外的那座小小的自卑亭。从书院走出,伫立在自卑亭内,远离了红尘的诱惑,挣脱了物欲的羁绊,耳边回响的只有先贤的谆谆告诫:自卑是修养,自卑是进取,自卑是境界。湘水汤汤,翻滚着“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的波澜;岳麓巍巍,高耸着“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的峰峦。从自卑亭到院门这200米的路,走过的是从自卑到自信的心路历程,又何尝不是一条走向成功的必经之路呢?我似乎明白了这座书香醉人的院子中为什么走出那么多思想巨人的原因了。伫立在自卑亭内,仿佛行走在历史的画卷之中:昔日芸芸学子自卑亭内,俯首自问,孜孜以求;书院之中,昂首向天,志存高远。
  在金庸的小说中,独孤求败是我的偶像,他一生之中,三把宝剑演绎出武术的精深和生命的玄妙。青年时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中年时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老年时木剑“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追求者的执着和大师的谦恭与自省。在这个浮躁的时代,谦逊的品格,勤勉的作风往往被看作是守旧与过时,见到更多的情景是自己站在高高的峰顶,仰天长啸:我为什么这么高,我为什么这么壮,我为什么这样美!其实他不知道高大的不是自己而是脚下的山峰。常常让我感动的是有一位瑞典前首相,他虽出身泥水匠,但他做泥水匠时是一个出色的泥水匠,当首相时是一个伟大的首相。曾经有记者采访他:“你当泥水匠和当首相的感觉有什么不同?”他的回答出乎人们的意料:“感觉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站在高处而不头晕。”我敬佩他的幽默,更敬佩他的品格,如果人的一生都不头晕,那么就能避免从高处跌落的危险。站在高处不头晕,是一种智慧,更是一种美德,如果站在低处还头晕,我觉得就是一种头晕病了,然而这是一种流行病,时髦病,害了许多人。
  我曾经登上空旷荒凉的幽州台,陈子昂孤独的泪水挟带着唐风宋雨吹进我的生命里来;我也在月落乌啼的寒山寺中侧耳凝听,张继深沉的叹息伴着悠远的钟声,穿越浩瀚的历史,回荡在我心中。的确,生活有时需要我们放低自己的高度,这样我们才能飞得更高更远;生命有时需要我们去掉一些浮华的色彩,这样生命的底色才会更纯粹更迷人,而当狂妄的迷雾遮住我们视线的时候,愚昧的陷阱就会在脚下张开血盆大口。
   这个世界很大,这个世界又很小;人的生命很短,人的生命又很长。但我相信灵魂的永存,灿烂的灵魂可以照亮世界上最卑微的生命。而每一个高贵灵魂升华的轨迹也许都有这样的曲线:从自卑谦逊地出发,勇敢地奔向自信,最终超越可怕的平庸。就像伟大的牛顿说的那样:“我只是一个在河边玩耍的孩子,偶尔检到了一个贝壳。”然而他怀着谦卑的心,捡到的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贝壳。

《自卑像谦恭一样美丽》有5个想法

  1. 自卑的人往往会失去信心,但是,自卑又可以使人谦逊,正视自身的不足而后勇,不错,赞同。

发表评论